你的位置:免息股票配资官网查询_炒股配资操盘_实盘配资平台查找 > 免息股票配资官网查询 >


【管窥天下】埃及汇率改革的“内”与“外”

发布日期:2024-03-28 05:59    点击次数:95


阅读提示

  实施浮动汇率制,对于未来埃及经济发展而言会是挑战与机遇并存。埃及央行此举并非贸然行事,虽有其无奈,但总体而言也是经过审慎权衡之后的理性之选。如何最大限度使得浮动汇率制的实施效果利大于弊,对于埃及经济改革进程而言至关重要。

  3月6日,埃及中央银行将利率上调600个基点,并在该国实行浮动汇率制。就在埃及央行作出这一决定的当天,埃镑汇率旋即暴跌,从过去一年维持的1美元兑31埃镑跌至1美元兑接近50埃镑的关口。换言之,埃镑的官方汇率已与早已存在的黑市汇率大幅拉近。

  埃及作为伊斯兰—阿拉伯世界的重要国家、阿拉伯第一人口大国和非洲第二大经济体,其近年经济发展的受挫一直备受关注。此番浮动汇率制的落地和埃镑的持续贬值,更是引发国际社会的高度关切。埃及央行此举并非贸然行事,虽有其无奈,但总体而言也是经过审慎权衡之后的理性之选。

  改革具有国际背景

  埃及选择实行浮动汇率制的背后,其发展脉络有着明显的国际联动。

  首先,美联储持续加息和保持高利率使得包括埃及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遭遇更大困境。

  美联储2023年以来不断加大加息力度,这种紧缩货币的政策必然在全球范围内产生联动反应。过去两年来,埃及遭遇了持续的经济危机和恶性通货膨胀,美联储的举措令其通胀形势更是“雪上加霜”,再加上此情势下该国资本外流和债务危机的叠加,事实上产生了“美国加息,埃及买单”的负面效应。

  其次,阿联酋此前在埃及的巨额投资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埃及在放开汇率后的巨大压力。

  2月23日,阿联酋阿布扎比发展控股公司(ADQ)宣布将向埃及投资350亿美元,这也是埃及迄今为止所获得的最大一笔单笔投资。埃及与阿联酋将在埃及地中海海岸的拉斯赫克马建设一座新城。3月1日,埃及内阁宣布已收到该海岸项目第一批最后一笔50亿美元的汇款,自此150亿美元首批投资款已经到位。这实际上为数日后埃及放开汇率浮动提供了初步的资金保障。

  最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埃及实施浮动汇率制的奖励。

  早在2022年12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便与埃及达成了一项30亿美元贷款的协议,允许汇率自由浮动是该组织对埃及开出的条件之一,但这在当时显然没能得到埃及的应允,故而该协议所涉资金的大部分未能落实。

  就在埃及央行正式放开汇率自由浮动的当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便与埃及签署了一项新的融资协议,贷款额从最初的30亿美元增加到80亿美元。正因如此,埃及财长3月10日宣布,世界银行也将向埃及提供30亿美元的支持。

  经济改革重要一环

  从战术层面上看,埃及获得的阿联酋巨额投资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强有力的资金支持,会增强埃及防止新政后货币贬值失控的能力。而从战略层面上看,埃及选择施行浮动汇率制是在“痛定思痛”后大力推进经济改革的重要举措。

  首先,埃及邻国的战火持续蔓延,对埃及旅游业发展造成一定影响。

  苏丹自2023年4月以来的持续武装冲突,加剧了该国社会与政治的动荡。2023年10月7日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后,加沙地带深陷罕见烈度的战火之中,迄今仍无明显转圜的迹象。邻国的剧烈战争与冲突,对埃及经济困境下的旅游业造成打击,而旅游业又是埃及外汇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

  其次,俄乌冲突对埃及的粮食和能源安全造成冲击。

  长期以来,埃及粮食自给率有限,高度依赖小麦进口。俄乌冲突的延宕推高了小麦和石油的价格,这使得作为人口大国的埃及外汇储备进一步缩减。

  最后,红海危机使得埃及的运河经济遭遇重创。

  巴以冲突的外溢效应在红海地区尤为明显,也门胡塞武装以声援巴勒斯坦为由,展开对“与以色列关联”商船的袭击,这种动荡局面使得埃及通过苏伊士运河获取的收入大幅减少。2024年1月,苏伊士运河收入与2023年同期相比较少了50%。

  正是以上这些经济关键领域的艰难局面,加速了埃及政府在提振经济上寻求破局之道,浮动汇率制便是经济改革的组成部分。

  改革效果利弊共存

  实施浮动汇率制,对于未来埃及经济发展而言会是挑战与机遇并存。如何最大限度使得浮动汇率制的实施效果利大于弊,对于埃及经济改革进程而言至关重要。

  就挑战而言,浮动汇率制导致埃镑加速贬值的“阵痛期”,会令普通民众的生活遭遇更多困难。埃及目前有三分之二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民众将在一段时期内继续承受高企的物价和上升的生活成本。如何尽快有效抑制通胀和回落物价,将直接关乎埃及民众对政府的信心。

  就机遇而言,浮动汇率制将会有助于外国对埃及的直接投资和埃及侨汇收入增长。浮动汇率制减少了过去的官方汇率与平行汇率之间的汇率差,这对于改善外资在埃及的投资环境而言无疑是有利的。同时,作为人口基数巨大的劳务输出大国,侨汇是埃及外汇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改革后的汇率制度,也会提振埃及海外侨民通过官方渠道向埃及汇款的意愿。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 钮松(来源:工人日报)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